余杭律師_余杭律師事務所_余杭征地拆遷_浙江諾力亞律師事務所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首 頁 | 律所介紹 | 律所動態 | 專業團隊 | 實務研究 | 關于黨建 | 黃美網上調解工作室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業務部 >> 公司法與企業法律顧問專業部 >> 部門案例
     
 
微信聊天記錄助勝訴 ——從一買賣合同糾紛案看微信證明力及買賣合同糾紛證明規則
信息來源:金相成,金建丹 信息簽發:潘忠平 發布時間:2019/4/15 11:58:16 點擊率:1360次

 

一、 案情簡介
    A公司與B公司之間存在薄膜購銷業務往來,B公司向A公司采購薄膜轉而銷售他人。多數貨物由A公司按B公司的指示直接運送至B公司的客戶方。承運人為A公司委托的貨物運輸單位,運輸費用由B公司負擔。在A公司將貨物交付給B公司指定的收貨方后,A公司開具相應的發票給B公司,用于B公司抵扣入賬。期間發生了近300萬元的交易,B公司只支付了230余萬元,因B公司拖欠支付所欠70余萬元貨款成訴,A公司要求B公司支付所欠70余萬元貨款及相應的利息損失。
    A公司訴訟證據有:合同、發票、出貨單(A公司倉庫的出庫單,無收貨方的簽收)。
 
二、 被告抗辯
   被告B公司抗辯稱其無拖欠貨款,原告交付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雖已抵扣,但部分項下的貨物沒有收到,部分增值稅專用發票系應B公司要求而代開,實際供貨數量與增值稅發票金額不一致,貨款已兩清,故無拖欠貨款。
 
三、 爭議焦點
    本案的爭議焦點主要在于A公司是否已經將發票金額對應的貨物B公司交付貨物。B公司答辯稱實際收到的貨物數量與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不一致,部分增值稅專用發票系應被告要求代開,貨物并沒有收到。而出貨單為A公司單方出具,未經被告簽字確認,是否具有證明力?增值稅專用發票能否作為貨物已經收到的證據?如何舉證證明貨物已經交付的事實成為本案的關鍵。
 
四、 代理關鍵
因原告公司貨物運輸是委托運輸公司代為運送,原告及運輸公司均沒有保留貨物簽收憑證,且買方是指定第三方簽收。故原告確無直接證據證明貨物已經交付,這也成了本案原告方的舉證難點,直接關系到本案的勝敗。
筆者作為原告方代理人在詳細了解案情的基礎上,發現經辦業務人員與被告法定代表人微信有頻繁的文字或語言溝通,被告下單及原告發貨絕大部分通過微信確定。為此,代理人馬上對業務人員的微信聊天記錄進行了公證并舉證。結合原告提交的發票、出貨單、催款,被告的付款情況及被告之前從未提出未收到貨物的抗辯等,一系列證據鏈能夠證明原告已按發票金額交付貨物的事實。
 
五、 法院判決
    法院一審判決認為:“A公司除提交相應金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作為證據外,還提交了A公司工作人員與被告B公司法定代表人溝通貨物規格、數量、送貨地點、收貨人、運費金額等內容的微信聊天記錄及被告法定代表人支付相應運費的轉賬記錄,現并無證據證明B公司對開具發票中包含未發貨部分提出異議,也無證據證明B公司對支付運費后實際未發貨的情況提出異議;其次,從交易模式來看,A公司陸續向B公司供貨并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B公司收到增值稅專用發票后進行抵扣并滾動付款,故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進行抵扣系雙方的交易習慣,而B公司關于要求A公司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抗辯,也未提供有效證據證明,且B公司并無證據證明B公司對A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與實際發貨不一致提出異議;再次,B公司關于收貨情況的陳述意見前后反復,故B公司關于部分增值稅專用發票項下的貨物未收到或未全部收到的相關抗辯,前后矛盾且較為隨意,結合B公司已將涉案全部發票進行抵扣的情況,本院有理由認定案涉增值稅專用發票項下的貨物均已交付給B公司,故A公司關于要求B公司支付貨款**元及逾期利息損失的訴訟請求,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故判決支持原告的訴請。
 
六、 律師說法
1、 微信聊天記錄的證明力
    現今社會,微信越來越成為人們普遍的交流與商務工具,那么微信聊天記錄的證明力如何?
依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民事訴訟證據包括八類,微信文字聊天記錄應屬于“電子數據”,微信語音聊天記錄應屬于“視聽資料”,都屬于法律規定的證據類型之一,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但并非所有的微信聊天記錄都具有證明力,都能成為法院認定事實的依據。由于網絡科技的發達,微信聊天記錄造假的可能性也比較大,因此法官在認定時也比較謹慎。微信聊天記錄要得到采信和認定,必須要滿足:(1)確認微信使用人的身份。若對方否認微信使用人是其本人,而你又不能證明微信使用人是案件當事人,則不具有證明力;(2)保持微信聊天記錄的完整性。因微信聊天內容容易被部分刪除,而造成斷章取義,無法反映當事人的完整真實意思表示。在司法實踐中,微信證據的證明力如何。除了以上兩個要素外,法官還會結合具體的個案情況,做出認定。
結合本案來看,賣方在將微信聊天記錄作為證據進行提交時,進行了公證。同時提交了該微信使用人是對方法定代表人本人的證據,訴訟對方亦未否認該事實。聊天記錄具有相應的證明力。
 
2、 買賣合同中交付憑據的重要性
    本案中的爭議焦點在于原告是否已經依照合同約定履行了交付貨物的義務,而原告沒有交付憑據,給舉證增加了難度。由此可見,在貨物買賣法律關系中注意保留貨物的交付憑據十分重要。
    賣方向買方交付貨物(買賣合同標的物)時一定讓買方在交付憑證上簽字按印。交付憑證的內容根據實際情況可包括:(1)主合同名稱、簽訂時間及其編號;(2)標的物名稱、規格、型號、數量,價格;(3)收貨時間和地點;(4)隨貨物品、說明書、三包憑證及其他資料;(5)買方驗收貨物意見;(6)買方簽字按印。如買方本人不親自簽收貨物的應在主合同中約定指定收貨人,交付貨物時需先核對該收貨人的身份信息,可以檢查是否有買方出具的授權委托材料或者與買方簽訂的勞動合同等,由指定的收貨人在交付憑證上簽字按印并復印其身份證。如通過物流、快遞等方式交付貨物的,應在主合同中指定交付方式,保留物流、快遞單證。如沒有簽訂書面買賣合同或者買賣合同中未明確約定標的物價款的,交付憑證中應予以明確。
    在貨物銷售時注意保留發貨清單、物流回執、送貨簽收單以及往來函件等證據材料,在買方逾期付款時,能夠增加索賠的勝訴機會。本案當中由于賣方沒有交付憑據,在舉證時通過微信聊天記錄、增值稅專用發票一系列間接證據進行彌補,雖然最后被法官采信,但是不但增加了舉證難度,還增加了訴訟風險,如果能夠保存好交付憑據可以有效降低此類風險。
 
3、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證明力及買賣合同中賣方的證明要求
    增值稅專用發票既是一般納稅人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商業憑證,又是記載該專用發票開具方應納稅額和接受方抵扣進項稅額的合法證明,具有雙重功能。在現實的商業活動中,由于不同交易主體、交易內容、交易習慣、市場環境的情況較為復雜,存在大量“先票后款”、“先票后貨”的情形,甚至部分納稅人并未發生真實交易而虛開發票的情況也屢有發生。因此一般情況下僅有增值稅專用發票不能直接作為貨物交付的依據。故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第八條 出賣人僅以增值稅專用發票及稅款抵扣資料證明其已履行交付標的物義務,買受人不認可的,出賣人應當提供其他證據證明交付標的物的事實?!?/DIV>
但是如果能夠滿足下列條件,增值稅專用發票也可以作為定案依據予以采信:(1)雙方當事人對交付或者支付本身無異議;(2)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出具和抵扣符合雙方的交易習慣;(3)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出具和抵扣與合同約定或者其他證據能夠形成完整的證據鏈;
    故買賣合同中(包括其中商務合同),賣方向買方主張貨款,除了應提交雙方存在買賣合意的證據(合同)以外,還應當提交貨物交付憑據,如送貨單、對賬單、物流單等,證明已經履行了買賣合同的交付義務。如沒有交付憑據或交付憑據遺失,應定期對賬或保留其他相關證據。
 
通過本案判決書可以看出,法官就是將原告方提供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與微信聊天記錄、款項往來情況、法庭陳述情況等綜合考慮,認定原告已向被告交付了貨物。

 
 
 
 
COPYRIGHT © 2006-2013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浙ICP備11019879號  浙公網安備33011002012394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杭州市世紀大道西102號九洲大廈11樓 電話:86212348 傳真:86320791 技術支持:網盡科技 訪問量:5657159次
網站關鍵字: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網站地圖
 
     
         
收縮